北京影視傳媒律師網
專注于影視娛樂廣告傳媒法律服務
所在的位置:首頁 > 服務范圍 > 影視法律顧問 > 全文

影視法律顧問,解析影視劇制片人與導演之間法律關系(二)

發表日期:2014-3-7
影視法律顧問,解析影視劇制片人與導演之間法律關系(二) 本案集中反映了影視制片人與導演之間的法律關系性質問題,特別是王某系指導根據四大古典名著改編的大型連續劇《紅樓夢》和《三國演義》的知名導演,使得本案在審理過程中受到諸多社會媒體的關注。
影視法律顧問,解析影視劇制片人與導演之間法律關系(二)
  本案集中反映了影視制片人與導演之間的法律關系性質問題,特別是王某系指導根據四大古典名著改編的大型連續劇《紅樓夢》和《三國演義》的知名導演,使得本案在審理過程中受到諸多社會媒體的關注。影視法律顧問
(一)問題的提出
  法律關系的性質決定著合同雙方基本的權利、義務,正因如此,雙方當事人均根據自身的請求權基礎分別提出了各自不同觀點,從而引發出本案的爭議焦點問題:一、某影片制作公司與王某之間形成何種性質的法律關系;二、依據合同關系性質確定某影片制作公司應當繼續履行抑或已經履行完畢價款給付義務。
  針對某影片制作公司與王某之間的上述爭議,本案產生出以下幾種不同的處理意見:
1、王某作為總導演是藝術總負責人,可以獨立的履行導演職責并按照實際導演動畫劇完成集數取酬,有義務向某影片制作公司提供相應勞動成果,雙方之間形成承攬合同關系。
2、王某作為總導演,只對動畫劇的藝術性負責,僅以自身擁有的技術或技能向某影片制作公司提供服務,而不應提供實際勞動成果,雙方之間形成技術服務合同關系;
3、導演受制片人委托后,創作具有藝術性的影視作品,雙方之間應為委托合同關系;
4、某影片制作公司是動畫劇的投資方和制片人,盡管總導演負責該劇全面的藝術指導,但其各項工作仍然受到制片人的限制與制約,因此雙方之間應形成雇傭合同關系。
  上述問題的分析,涉及到影視制作領域中核心因素即制片人 和導演的各自職能及相互關系。由于目前尚無專門的法律法規調整,只能根據合同法及其相關基本理論予以解決。但是,在適用合同法對本案雙方當事人爭議焦點問題做出認定時,必須首先全面的了解和總結專業領域的內部特點、經營模式甚至歷史發展,并將其作為法律適用的前提,在符合社會常理和行業規則基礎上運用分析方法做出衡平雙方利益關系的正確裁判結論。
(二)影視行業中制片人與導演關系的發展沿革與模式
  在影視領域中,制片人和導演分別是制片系統和導演系統的代表人物,前者職責主要體現在制作計劃、經費等行政管理方面,后者職責主要體現在藝術負責和指導等方面。從影視劇制作拍攝的角度分析,制片人與導演是作品創作完成的決定性因素,因此雙方之間的密切配合是至關重要的。但是由于各自分工和職能的差異,二者之間經常發生利益的沖突,并隨著影視行業的逐步發展而致使原有關系發生相當程度的變化。
1、制片人與導演之間相互關系的發展過程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在中國影視行業發展之初,基本實行國有資本包產、包銷的體制,導演對于影片創作占有主導的地位,制片人居于次要地位。時至上世紀90年代末,隨著影視行業的市場化和產業化的開始,資本投入和利潤回報的權重不斷增大。當制片人作為投資方或者投資方的代理人時,這種制片人對整個影視制作全過程進行審查和管理,以期獲得最大的商業利益。導演在影視創作中的核心地位越來越被制片人所代表的投資方所削弱,制片人制度正在逐步成為制片公司普遍采用的一種管理方式。
2、制片人與導演之間相互關系的運作模式
  目前,根據影視行業的發展趨勢和影視劇制作的具體運作模式,制片人和導演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主要體現在以下三種形式:
(1)導演中心制
  影視劇導演在影片的籌備和制作過程中,對每一重要環節工作均負責并發揮主導作用,其中包括選擇劇本和演員、主創人員、拍攝進度、后期合成等事項。制片人則是按照導演的要求發揮保障等輔助作用。
 
(2)雙方合作制
  合作關系主要體現為實現制作影視作品的需要,一般采用由制片人提供所需資金與導演提供創作班底在內的所需資源合作完成,雙方根據約定進行分配利潤或共擔風險。
(3)制片人中心制
  制片人是市場經濟環境下的影視劇投資人,不僅需要獨立的承擔經營風險,而且對劇本、主創人員、拍攝、后期制作、發行等影響商業利益的多方面事務統一進行管理,影視導演不再對于影視制作起到主導性作用。這種模式是當前我國商業電影的主要運作體制,例如往年的《天下無賊》、《手機》、《風聲》等一系列比較賣座的影片均是上述體制下的產物。
  應當指出,從不同的角度進行劃分,制片人亦有相應的不同類型。根據影視投資和自負盈虧的角度分析,在上述體制下的制片人屬于獨立性制片人。制片人要獨立籌資、獨立制作、獨立發行,是真正意義上的制片人。
(三)某影片制作公司與王某之間法律關系性質的認定
  在影視劇拍攝、制作過程中,資金、人員以及藝術創作或加工是保證完成影視作品所不可或缺的決定因素。在制片人中心制的模式下,資金支配與主創人員職責均由制片人控制和安排;藝術加工則屬于導演主觀性的勞動創造,二者之間的法律關系有必要做出進一步分析。
1、某影片制作公司是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的獨立性制片人
  首先,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是商業性的影視作品,該劇制作所需的大量資金全部由某影片制作公司投資;其次,為保障三維動畫劇制作要求的諸多相關計算機軟、硬件設備均由某影片制作公司支配和使用;再次,為實現三維動畫劇的藝術性要求,從負責劇本創作至后期合成等工作人員均由某影片制作公司聘用;最后,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的著作權人由某影片制作公司享有,該劇的商業利益當然亦應歸屬于某影片制作公司。
  通過以上分析,某影片制作公司支配或控制著影響影視劇制作的重要因素,屬于獨立制片,從而使得該劇制作模式亦符合制片人中心制的特點。
2、制片人中心制決定著制片人和導演之間應為雇傭合同關系
  前述涉及本案各種分歧意見的分析認定,核心問題是根據制片人和導演的各自職責和權利,能否說明二者之間存在依附性抑或獨立性,這是判斷法律關系性質的最關鍵問題。
(1)導演職責的履行受到制片人的有效制約
第一,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的制作需要一定的資金,且某影片制作公司系該劇的出資人,可以決定安排資金的使用、分配等方面內容,故王某不具有獨立出資完成該劇制作的條件。
第二,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各個環節的創作和技術人員均受雇于某影片制作公司,所提供的勞動成果當然歸屬于雇傭單位。盡管王某依約對人員調整可以提出相關建議,但某影片制作公司仍享有包括王某本人在內的創作人員任免決定權,由此可以說明王某并非以獨立的人力資源完成制作該劇工作。
第三,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對技術性特別是歷史人物電腦制作、動作合成等技術效果環節有著極高的要求,因此必然需要大量的技術設備,而技術設備的使用均受到某影片制作公司的支配、控制,王某亦具有設備增加或更新的建議權,但并不享有排他性地利用設備而獨立進行該劇制作的權利。
第四,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的市場定位和風格類型已經由某影片制作公司前提籌劃并擬定,王某并不享有決策權。
(2)導演藝術加工工作依附于制片人掌控的制約因素
  在制片人中心制的模式下,導演的職責仍然體現為全面而獨立的負責影視制作藝術指導和加工工作,但在影視劇制作過程中,上述工作并不具有真正意義上的獨立性。
第一,從導演藝術創作目的角度分析。盡管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的制作流程和技術要求與傳統影視劇存在不同,但仍然屬于商業類型。制片人為追求市場競爭中商業利益的最大化,在制作之初對市場定位、風格類型和公眾接受程度等主導影視劇藝術方向的因素進行統一籌劃。正因如此,某影片制作公司不僅完成了前期定位策劃工作,而且對于影響藝術風格的劇本、文字分鏡頭等方面,在王某審核后均需經某影片制作公司確認才能使用。可以看出,導演的職責履行必須最大限度的符合制片人的上述特定要求,而不能背離影視劇的總體定位。也就是說導演的個性化創作是在既定范疇內進行的,而不是所有的藝術創作均以導演的個人審美情趣為中心。在影視作品的題材、類型基本確定之后,導演完成的是對一種確定的藝術樣式的完善與整合。因此,王某從事藝術創作的目的和結果均是依賴于某影片制作公司的總體定位并為此服務的。
第二,從導演完成藝術創作的客觀性分析。導演的藝術創作必然需要一定規模的資本和主創人員,否則將成為無源之水。在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的創作過程中,為了有效實現藝術加工和把握的目的,導演的藝術工作必然涉及對資金的使用甚至增加,某影片制作公司作為投資人支配資金的運作,必然影響王某能否以及如何采取藝術表現和創作方式。同時,該劇的大量技術人員均受聘于某影片制作公司,需要根據王某的藝術指導進行人物、動作、劇情等方面的電腦處理和修改,缺乏上述人員的配合,王某亦無法履行導演職責。因此,王某從事藝術創作的客觀性必然依賴于某影片制作公司的資金和人員的有力支持。
第三,從導演完成藝術創作的時效性進行分析。商業影視劇均有特定的制作周期和發行時間,以保障投資人實現利益的最大化。因此,王某從事的導演工作是有著階段性的時間進度要求的,否則可能導致商業風險。某影片制作公司正是基于上述原因,與王某在合同中約定相對較短的履行期限,這一點無疑能否反映出前者是根據時間進度要求對王某的導演工作進行監管。
  通過以上分析,從三個方面能夠說明王某履行的導演藝術創作和加工活動只具有相對的獨立性,仍無法改變與某影片制作公司之間的依附關系,雙方之間的約定和履行行為符合雇傭的表現形式,并據此形成雇傭合同法律關系。由于某影片制作公司未有相應證據證實,王某存在因主觀過錯而怠于履行總導演職責,亦難以認定歸責于王某原因致使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1-50集未能在合同期限內完成。因此,王某應根據履行過程即提供的勞動量取得相應報酬,而不應對交付該劇成品的勞動成果承擔責任。應當指出的是,導演工作影響該劇的整體藝術效果等諸多方面,凝結著某種智力成果,體現著腦力勞動的付出,當然屬于雇傭合同的組成部分。影視法律顧問
3、關于其他不同觀點的否定性評價
(1)關于某影片制作公司提出與王某之間形成承攬合同關系是否能夠成立的問題。
  承攬合同的鮮明特征在于履行結果的完整性即以提交工作成果作為合同履行完畢的標準,和履行過程的獨立性即承攬人需以獨立的資金、人員、設備、技術等方面完成承攬工作,二者的關系是緊密結合的,前者屬于履行合同的目的,后者則是實現目的的必要條件。由于王某是在某影片制作公司完成市場定位、影視投資、聘用人員、利用設備的前提下完成動畫劇創作,雙方之間協議的履行過程不能反映承攬合同獨立性的鮮明法律特征,因此王某不能作為承攬人而承擔提供勞動成果即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成品光盤的合同義務,雙方并未形成承攬合同關系。
(2)關于王某提出與某影片制作公司之間形成技術服務合同關系是否能夠成立的問題。
  技術服務合同是指當事人一方以技術知識為另一方解決特定技術問題所訂立的合同。首先,技術合同中的標的是技術成果,必須是利用科學知識、信息和經驗作出的產品、工藝、材料及其改進等技術方案,因此必然符合自然科學規律性。而王某擔任的總導演職責,主要負責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的藝術指導和定位,具有濃厚的人文色彩即與個人主觀認識存在緊密的聯系,因此與上述技術合同標的不屬于同一范疇。其次,技術合同中的特定技術問題是指需要運用科學技術知識解決專業技術工作中的有關改進產品結構、改良工藝流程、提高產品質量、降低產品成本、節約資源能耗等問題。某影片制作公司要求王某履行的工作職責主要在于對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藝術表現力方面的把握,而非利用特定技術改進或提高產品本身的質量,亦不屬于特定技術問題。因此,某影片制作公司與王某之間的合同履行內容,不屬于技術合同具有的特定標的,雙方之間亦未形成技術服務合同關系。
(四) 工作量的合理認定
首先,盡管合同約定按照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完成集數確定導演報酬,但由于導演對于具體審核、藝術指導、風格定位等智力勞動貫穿于該劇制作之中,且三維動畫劇的制作本身亦存在諸多復雜的環節,每一環節體現著導演勞務付出亦存在不同,在該劇僅制作完成序集的前提下,很難準確的衡量在未完成集數中導演工作量的具體比例劃分,故只能根據行業慣例和特點,結合導演在動畫劇制作不同階段的勞務付出酌情確定實際完成的工作量,并通過自由裁量予以確認王某應當獲得的價款。
其次,三維動畫劇制作一般劃分三個階段,即截至動畫分鏡腳本為前期;截至渲染為中期;截至出片為后期,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上述三個階段所分別反映出的導演工作量亦存在不同。前期階段對于全劇的制作方向起到重要作用,故該階段的工作量在整個流程中占有較大比例,其中文學劇本、文字分鏡頭和動畫分鏡頭的審核相對而言亦需導演付出較大的工作量。中期階段,一般主要由執行導演根據導演指示完成相應的工作,故該階段的工作量在整個流程中僅占有較小比例。后期階段屬于動畫劇的導演最后審核階段,故在該階段的工作量在整個流程中占有一定比例。 
  通過以上分析,結合王某在三維動畫劇《三國演義》每一階段的完成情況以及各個階段工作量比例劃分差異等因素,酌定王某實際履行了該劇50集制作過程50%的導演工作量,據此確定王某依約應返還合理價款的裁判結果是正確的。影視法律顧問
 
北京影視傳媒律師專業從事影視法律顧問,影音版權,傳媒律師,影視律師,影視合同,影視傳媒律師,藝人名譽侵權,藝人肖像權律師,電影劇組法律顧問,電視劇組法律顧問廣告傳媒法律服務律師網法律咨詢熱線:13811068599  趙正彬律師
 
 
 
服務范圍
電視劇組法律顧問
電影劇組法律顧問
影視法律顧問
影視非訴訟法律服務
影視訴訟業務
影視劇組拍攝全程法律服務
影視律師
北京市浩偉律師事務所版權所有
泰坦尼克号客服